唐小惠:“情妇门”让贪官显形

TIME:2019-04-29 16:28 浏览次数:

  冯巩在春晚小品中说:“作风问题背后都有经济问题。”因此,情妇现在成了有些贪官显形的突破口。

  2010年1月27日,广东省增城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邱伙胜被控受贿105万元,在广州中院出庭受审。庭审中,邱伙胜表示其受贿全因被情妇韩某勒索,其中98万元的赃款全部落入情妇口袋。广州市中级法院审理认为,邱伙胜构成受贿罪,虽然他是主动要钱,但指控索贿的证据不足。另外,邱伙胜还有自首情节,且主动退回赃款57万元,可减轻处罚。法院以受贿罪,判处他有期徒刑七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8万元。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日前对广东省政协原主席陈绍基情妇、原电视节目主持人李泳受贿案作出一审宣判,认定李泳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同时追缴李泳受贿所得“路虎”越野车一辆,上缴国库。

  经审理查明:2003年,李泳与时任中共广东省委副书记的陈绍基(已判刑)相识,后发展为情人关系。经陈绍基介绍,李泳与香港某公司董事长杨某认识。2006年7月至2008年3月,陈绍基利用担任广东省政协主席职务上的便利,接受杨某的请托,为其公司取得粤港两地客运直通车营运指标等事项提供了帮助。

  2008年上半年,李泳向陈绍基提出想购买越野车,陈绍基表示可以让杨某出资为李泳购买。随后陈绍基要求杨某购买一辆越野车送给李泳,杨某即安排人陪同李泳选车。

  2008年4月,李泳选定购买“路虎”牌越野车后,杨某即以广州良鑫贸易发展有限公司名义签订了汽车购销合同,并陆续为其支付购车款、车辆购置附加税、车辆保险费共计136万余元,将车交付李泳使用。2008年11月,该车从广州良鑫贸易发展有限公司过户到李泳父亲名下。

  有的官员“前腐后继”,愈演愈烈,而腐败官员暴露的方式却常常是因为“小三”暴露。如“”局长韩峰、广州某处长的“情妇日记”,广州某地级市副市长的“艳照反腐”……“情妇PK贪官”的闹剧让人们眼花缭乱。

  日前,被媒体称为“京城第一贪”的北京门头沟区原副区长闫永喜和情妇毛旭东共同受审,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等,涉案金额共计4200余万元,其中3600多万元都进入了情人的公司。检方指控,闫永喜于2003年10月至2007年7月期间,利用担任中共北京市门头沟区委常委、门头沟区永定镇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以个人名义或伙同他人,先后多次为公司及个人提供业务帮助,并从中收受对方给予的“好处费”556万余元、索要住房3套(价值124万余元)。

  这些贿赂中,闫永喜自己收了住房两套,价值64万余元,他妻子收了7万美元,其余的钱,都是闫永喜伙同毛旭东所收。其中,闫永喜于2006年10月至11月间,利用担任副区长,主管城建工作的职务便利,向某房地产公司老板索要价值60万元的住房一套,仅支付了20万元。2003年10月至2007年7月期间,闫永喜利用其负责永定镇政府与河北三利集团土地使用权转让事宜的职务便利,伙同毛旭东受贿,由毛旭东的定都园林公司与北京三利基业房地产开发公司签订虚假合同,以买卖100条藏獒、园林绿化施工为名,收受北京三利基业给予的500万元。

  检方还指控,闫永喜于2006年4月,个人决定以永定镇政府的名义,将公款人民币3000万元供毛旭东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定都贸易有限公司经营使用。这家公司将其中人民币1400万元用于增加注册资本。案发前已全部归还。

  2010年8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公安部原部长助理、经济犯罪侦查局原局长郑少东受贿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郑少东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公安部里一些人对郑少东和“警花”王菲的暧昧关系,以及同黄光裕等潮汕商人过从甚密早就很有看法。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王菲,曾是沈阳军区的一名普通文艺干事。2000年转业到广东省汕头市公安局宣传科工作,曾在汕头电视台、广东电视台主持警讯节目。2002年参与主持公安部春节晚会,也就在那次晚会上,王菲与时任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的郑少东结识,此后二人一直关系密切。同年,王菲被借调到广东省公安厅宣传处。2005年郑少东进京任职,王菲随即被调入公安部,出任金盾影视文化中心文化活动部副主任。2009年1月12日,郑少东案发,王菲也被有关部门“双规”。2009年9月18日,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原副局长钱宏祥,因涉嫌受贿在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受审。该案即与王菲有关。钱宏祥被控在一起案件查处过程中,利用职务便利接受王菲请托,将一名已被刑拘的犯罪嫌疑人释放,后改为行政处罚。为此,钱宏祥收受王菲转送的财物总价达24万余元。作为贪官的情妇,王菲参与制造官场丑闻和权钱交易;她以中间人的身份,为自己和情夫铺垫关系,收受贿赂;她还以“公安部领导干部”的身份,向下面发号施令。

  从根本上来说,好色的贪官多为理想信念动摇,价值观念扭曲,认为包养个情妇不过是生活作风上的小问题,不会阴沟翻船。不然,怎么“95%的贪官都与女人有关系”?所谓“虱子多了不咬人”,没人会注意的。正是这种不正常的心态,使他们丧失了廉洁从政的警觉意识,根本不把包养情妇当回事,久而久之,就会“从小偷针,长大偷牛”,牢狱大门从而为他们洞开。

  “情妇显腐”也折射出了“制度反腐”的尴尬。贪官与情妇之间本来早就结成了利益共同体,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权色交易”和“钱色交易”(“钱色交易”的实质还是“权色交易”),而现行制度如果得以认真执行的话,这种利益共同体就不会形成。而在这种利益共同体已经形成的情况下,不是由于对反腐制度严格执行而使贪官现形,却是因为情妇而露了马脚。在“情妇显腐”的过程中,制度反腐为什么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令人深思。“制度反腐”之所以受到尴尬同样也是因为自身不被贯彻的结果,只要反腐制度不打折扣地得到执行,类似“情妇显腐”的怪现象才不会出现,而“制度反腐”自然也就不再尴尬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首页新闻股票基金期货期指黄金外汇债券理财银行保险信托房产汽车科技股吧论坛博客微博视频专栏看点问达培训